尉阎, 北 京 分 钟 寺 信 用 卡 取 现

Консультация — вопросыРубрика: Questions尉阎, 北 京 分 钟 寺 信 用 卡 取 现
0 +1 -1
rdjcz спросил 3 месяца назад

  北 京 分 钟 寺 信 用 卡 取 现: 【⒈⒎O`·╠·`⒏⒈O⒋`·╣·`⒎⒊⒈⒌】 【套现|取现|垫还|养卡|还卡】_zwtth
  6月2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公布了《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对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作出了部署安排。
  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首席专家骆建华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根据国际经验,全社会环保投入占GDP的比重要达到2%-3%,才能支撑环境质量改善。据此计算,我国3年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总投入应该达到5万亿元。但按照之前的投入强度,目前尚有接近2万亿元的投资缺口。
  改善环境质量主要靠加大社会资本投入,但从2017年下半年以来,受化解、防范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的影响,环保企业也遭遇到融资寒冬,资金供给大幅降低,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效果。
  “环保行业债务违约的毕竟是少数,金融机构应该区别对待,不能搞风险‘一刀切’。”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会长、博天环境董事长赵笠钧表示。
  资金投入与治理任务不匹配
  在国际上,对于“环保投入占GDP比重”和“环境质量改善”的关系有一个通用的指标,即:1.5%是控制,2%-3%是改善,也就是说,只有全社会环保投入占GDP的比重达到二或三个百分点,才能支撑环境质量改善。
  但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6年我国环境污染治理投资总额为9219.80亿元,国内生产总值为743585.5亿元,环保投资占GDP的比例仅为1.3%。
  要想环保投资占GDP的比重达到2%,按照2016年的GDP水平,1年的环保投资额应为14871.7亿元,3年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总投资额则为44615亿元。考虑到GDP的增速,总投资额约为5万亿元左右。
  这5万亿元,大致由三部分组成,即政府财政投入、工业企业投入和社会投入(主要来自于环保企业)。
  政府财政投入方面,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6年,国家财政环境保护支出为4734.80亿元,占比环境污染治理投资总额的51.3%。在骆建华看来,财政投入占比过半,说明工业企业和环保企业的投入严重不足。
  工业企业方面,2016年工业污染治理完成投资819亿元,建设项目“三同时”投资数据暂缺,由于该数据近几年基本维持不变,参照2015年3058.8亿元的数字,工业企业2016年总投入大致约为4000亿元左右。
  社会投入方面,根据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的统计,2017年,190家上市环保公司的营业收入约2523亿元,这一数字在环保企业总投入中应该占比绝大多数。
  总体计算下来,2016年三部分环保投入的总和约为11257.8亿元,3年总和则为33773.4亿元。相比污染防治攻坚战5万亿元的需求,尚有16227.4亿元缺口,缺口接近2万亿元。
  “尽管目前我国生态环境保护投入逐年加大,但与当前生态环境保护需求尚存在一定差距,资金投入与治理任务不匹配。加大生态环境治理和保护力度,全社会资金投入是基本保障。”环境部环境规划院环境PPP中心主任逯元堂说。
  融资成本超过利润水平
  “在财政投入增长空间有限、工业企业投入也有定数的条件下,要想加大生态环境投入,改善环境质量,主要还是靠加大社会资本投入,调动环保企业的参与积极性。”骆建华说。
  不过,环保行业是典型的重资产和资金密集型行业,环境治理改善需要投入大量低成本资金。而从2017年下半年以来,环保企业也遭遇到融资寒冬。
  以某环保上市公司为例,按照常规发展目标,该公司2018年应获得约150亿元环境改善类合同,计划融资100亿元人民币,但截至目前仍有50亿元融资缺口。
  之所以如此,一是受金融领域降杠杆、强监管政策影响,很多政策在短时间内不加区分地密集实施,导致企业的新旧融资无法匹配,企业发展资金供给严重不足,影响了企业正常的融资计划和现金流。
  上述环保上市公司被纳入某国有银行的集团客户管理已有十余年,双方一直合作良好,企业从无违约记录。但今年按照新的操作流程,年度额度核定由一星期拉长到三个月,授信额度下降,导致企业融资出现很大困难。
  其次,企业债券融资成本大幅上升,发行难度加大。今年5月以来,已连续有盛运环保、神雾环保、凯迪生态等多家环保企业出现债务违约,受此影响,东方园林遭遇了“史上最凉发债”,资本市场对环保企业出现恐慌情绪,债券市场全面萧条,再融资难度空前加大。
  “目前,2018年债券市场的融资成本已在8%左右,债券的票面利率相比2017年提高了2%以上。而环保行业的平均投资收益仅为6%,市场融资成本过高,已经超过了环保行业的正常利润水平。”上述环保上市公司负责人表示。
  骆建华也表示,当前环保企业融资形势严峻,已经不是过去一般意义上的融资难,多家资本市场上的明星企业都出现资金链危机。同时,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投资需求又非常大,而且很急迫,融资难的问题已经影响到了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开展。
  不能搞风险“一刀切”
  骆建华表示,在银行信贷方面,相比其他行业,环保企业普遍缺少土地、厂房等大量有形资产,因此对其的抵押质押品可以考虑从有形资产扩展到无形资产。
  “一方面,环保企业与地方政府签订的治污收费合同可以到银行进行质押抵押贷款,与排污企业签订的第三方治理收费合同也可以参照这一办法;另一方面,对很多以技术产品、服务见长但抵押品缺乏的环保企业,能否探索以知识产权进行质押的信贷政策,鼓励环保企业持续创新?”骆建华建议。
  其次,受几起债务违约事件影响,环保企业现在发债难度大,资金市场对环保企业的认可度普遍不高,评估风险等级较高。
  “环保行业债务违约的毕竟是少数,而且违约集中在节能减排、固废治理等细分领域,以及新进入环保市场的一些企业。其实那些长期深耕环保行业、拥有较高技术实力与管理能力的水务企业经营还是比较稳健的。金融机构应该区别对待,不能搞风险‘一刀切’。”赵笠钧说。
(来源:华夏时报 2018-07-06 21:59) [点击查看原文]
    http://weibo.e.djuhe.com/index.php?app=weiba